第一章:小村庄

小说:大道朝天 作者:久案网 发布时间: 2019-11-23 17:46:49 1181人阅读 0条评论

在一块广袤的陆地,有层峦叠嶂的群山,群山之间,有一个百来人的小村庄,他们世世代代居住在此地,看天吃饭,靠猎为生。

一个漆黑的夜晚,当时下起了大雨,哗啦啦的雨声打在群山中密密麻麻的木叶中,发出“刷刷刷”的声响,有微弱的昏黄灯光,从一处破败的茅草屋中透出,很快又被淹没在黑夜的雨声中。

小小的茅草屋里,一个皮肤黝黑,身材健壮的男人神色有些焦急地揉搓着手,有些不知所措。他一会走到一块小小的门帘前面,伸出粗糙的右手,想了想,放下了手。一会又在用力跺脚,似是在发泄什么情绪般,随着隔着门帘背后的昏暗处传来近乎凄厉的惨叫,他的胸膛开始一起一伏,似在竭力忍住心中的激动。

一道闪电划过天际,乌黑的天空迎来短暂的白亮,天上的轰鸣声发出响雷,轰炸着漆黑的世界。

距离茅草屋几步之遥的另外一间屋子里,一个须发皆白,长须几乎垂胸的老人,有些愁苦地靠在木窗前,望着根本望不见的天空,心中充满了担忧。

“这一夜的雨,似乎来得不太平常呐!”

老人对着窗外无尽的黑,喃喃自语。

他的话音刚落,一道异常沉闷的雷声仿佛从遥远的天际轰炸过来,震耳欲聋,将老人本身瘦弱的身躯震吓得猛然一缩。

“哇!!”

雷声锤落,一道非常嘹亮的新生儿的哭音就震破了天际,盖过闷雷声,像一道清晰的音波,击进老人的胸膛。

老人浑身打一哆嗦,抖着苍老的唇,兴奋地喊道:

“老六家生了?”

老人站立的地方,不多会走进一个体格健壮的年轻人。

“爹,生了,应是生了!”

老人声音有些急促地说道:

“快带我去看看!快带我去看看!”

他摸着木门,边走边想着刚才的情景:闷雷刚响,新生儿的哭声就来了,这意味着什么?

他想起了放才听到的第一记婴儿的哭声。

“这哭声,洪亮异常啊!”

破败的茅草屋里,那个皮肤黝黑的男人,正一脸喜悦地冲进另一间狭小的房子,抢过接生婆手里的婴儿,满脸愉快。接生婆也忙走过来道喜:

“恭喜啊,生了个白白胖胖的儿子!”

接生婆将脸凑上前,借着昏黄的油灯,她有些惊讶地发现,这婴儿的脸色似乎有些不太寻常。

“这。。。。。。”

接生婆望着婴儿蓝色纯洁的脸,那张蓝脸忽是化作一个漩涡,将她的意识吸进里边。她只感到一阵天旋地转,整个人站立不住,方才的喜欢表情已经化作彻底的恐惧,扭曲的脸孔之下,一只手颤抖地指着婴儿的脸。

“妖。。。。。。。怪,妖怪。。。。。。。。”

接生婆连滚带爬,惊恐万分地滚出这间破败的茅草屋,任由黑夜的滂沱大雨将她的身躯吞没。

接生婆刚走,老人在儿子的搀扶下走进这间茅草屋。

“六儿,生了?”

老人的声音里透着难以掩饰的惊喜,颤巍着脚步走向婴儿,眼中却映入一张蓝色的脸,心脏‘扑通’一声,笑容僵硬在脸上。

“这。。。。。”

“这。。。。。”

老人指着眼前的婴儿,手指头在颤抖。

“怎么会这样?”

“怎么会这样?”

老人低吼几声,阴沉着脸走出那狭小低矮的房子。

“范爹!范爹!”

男子见老人脸色有些不对劲,在后边边喊边欲追出,才发现外边仍在下着雨。

老人头也不回,由他儿子搀扶着,往自己住处走去。

男子见状,把孩子交给他母亲,自个披着蓑衣,行至老人门前。

“笃笃”

“笃笃”

男子连续敲了几次门,皆不见响应。

“六哥,我爹说不见你。”

过了好一会,老人的儿子才拉开木窗,露出一小脑袋,对男子说道。

“为什么?”

“不知道!我爹他没说。六哥还是先回去吧,改天我再去你家。”

老人的儿子说完,把木窗关了,雨也越下越大,从屋檐下溅落的水花已经打湿了男子的裤管,他在门外候了一会,见依旧是木门紧闭,抱着一颗不解的心走回了自家屋子。

屋子里,孩子骂正疼爱地把宝宝抱在胸前。

“你看,这孩子长得多可爱!”

妻子见男子进来,脸上洋溢着做母亲的幸福笑容。

本是有些沉重的心情,被这笑容一冲,亦是在瞬间轻松了不少。

他伸手抱过婴儿,在昏黄的油灯下仔细地端详着眼前自己的儿子,发现除了脸上是蓝色的之外,无关并无其他异常,想起接生婆被自己儿子吓得滚爬在地上,不禁笑了。

“哈哈,真是我儿,刚来人世就能把人吓倒,长大了可不得了。”

男子把婴儿放回他母亲的怀抱,心中却对老人的反应有些奇怪。他不明白,以往一向熟络,亲如父子的他,怎么会避自己而不见?

他望了眼门外的一片暗黑,不知眼前这雨会下到几时,便抽了张椅子,从后背抽出一把长剑,从桌子底下拿出一块粗布,仔细地,小心翼翼地擦拭着,心神似乎沉浸在宝剑的世界里。

老人屋里,他儿子正伺候在旁。他有些不解地问道:

“爹,为何你不见六哥?”

老人没回答,过了好一会才抬起右手,示意他噤声。

老人用口中的唾液,在枯瘦的右手中指涂了点,颤巍着手小心翼翼地翻开一部页面泛黄的书,上写《天机录》 。他的神色有些异样,就如双手所翻的并非是一张书页,而是一段段令人怀念的往事。

“来尘无左断天机,云光皎月照天明;蓝孩雷雨迎天地,清风脆箫闹乾坤。”

他用浑浊的口音一个字一个字地念出这首晦涩难懂的诗,心中却陷入了沉思。

“这句诗,意思应该是,天会生出一个男孩,颠倒乾坤换日月,但这男孩到底是谁?诗中也没注明是什么时候会有此男孩出生,究竟是不是老六家的新生儿?”

老人吃不准,不敢断言,却宁可相信,诗中所预言的这个孩子,便是老六家的这个儿子。


发表评论 (已有0条评论)

还木有评论哦,快来抢沙发吧~